Bloody Brother(1)

牙狼paro,XJB写着玩梗的,吃了很多设定不要在意。

真的很雷。

OK的话可以往下了。







   佩戴着华美金饰和花环的牧童坐在树枝上,他的皮肤泛着不属于人类的美丽蓝色,婉转的笛声仿佛能拆解人心。

   白衣的青年好像凭空出现一般,他没有多看一眼这水草丰美的,好似传说中的乐土的庭院。

  “哥文达,您找我吗?”

  “哟,【那罗】。”牧童放下了短笛,冲着来者露出灿烂的微笑,“多门出现了凶恶的火罗,已经有不少法师和骑士丧生了哦。”口中说着残酷的事实,而牧童的笑容没有被覆盖上丝毫阴霾,“死状很惨,有不少全身骨头都被打碎了,还有的被铁杵串了起来。”

  “哗啦”一声,几条血淋淋的残肢掉进湖水里,不少碎肉漂浮在水面上,几乎盖住了大半湖面,凭空还有些状似脑浆碎骨的物体像花瓣一样落下,一些断臂的手中还握着剑,也有些拿着法师使用的小型魔导具。

  “所以是希望我去讨伐吗?”

    咕噜噜噜,断肢全都沉了下去,水面迅速恢复了平静和纯净,牧童撒下了一把洋甘菊和罂/////粟,似乎并没有发生过什么。

  “嗯,虽然【那罗】的话,一定没问题,不过这次我给你找了个搭档。对方也是老道的骑士,你去往多门的路上的话应该就能遇到他。”

    牧童一边说着,站起身来在树枝上摇摇晃晃地蹦跳,他单脚站着打了个转,一头牡牛从湖里浮上来,它跨上岸,甩了甩水开始专心吃草。

  “知道了。”

  “那么祝你好运,银光骑士哟……”目送白衣的骑士离开庭院,牧童执起一枝千瓣的纯白莲花,“期待你们合作愉快。” 

   花茎应声折断,莲花落进湖水里,旋即消失。


--------



   “阿周那,当心点,我有不好的感觉。”青年身前斜挎的圣线上穿着金属“饰品”闷闷地开口说了话,“有谁过来了。”

   “克里希那……?是火罗吗?”

   “应该不……但是感觉很糟……”

    一旁的树丛中传出微弱的动静,青年掏出短剑呵斥道:“谁在那里!”

    

    片刻,一个顶着鸟窝一样乱糟糟的白发的青年有些狼狈地钻了出来,他的皮肤也是同样苍白的颜色,大概由于缺乏色素,他的眼眶也透着红色。苍白的青年看起来瘦得吓人,他爬出灌木丛站直了身子走近了些后阿周那才发现对方并不如第一印象那样羸弱,相反他甚至看到了对方单薄衣衫下微微显露的肌肉线条。

    深肤色的骑士见是人类,稍稍放松了警惕。毕竟他已经接近了众多火罗盘踞的多门的地域,强韧如阿周那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你不能再往前走了,回去吧,再往前的话可不能保证你性命无虞。”苍白的青年上下打量了阿周那一番,“逃家的小少爷也稍微选个安全的地方比较好,多门可不是什么好去处。”

     还未等阿周那对这番近乎无礼的评判有何反应,“克里希那”就嘲讽地发了声。

     “我说是哪里来的奇怪的味道,原来是【千铠】吗。”

     “日轮骑士……【千铠】……”阿周那还是个见习骑士时就听闻过这位当下的日轮骑士的威名,“难道说,是哥文达让你……”

     “原来你也是讨伐火罗之人,抱歉了,叫我迦尔纳吧。”他看了一眼魔导轮,“我还以为会派个法师过来,没想到又指派了一位骑士吗。” 

     

     “嘁,阿周那,当心点,我打过交道的【千铠】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魔戒骑士的铠甲多半凭血缘代代相传,而【千铠】和【那罗】却似乎不约而同地有着飘零的宿命,阿周那闻言有些疑惑,魔导轮似乎读出了他的不解。

      

     “也是出了奇,我与每一代【那罗】定下契约,都会遇到那个时代的【千铠】,简直是被诅咒的因缘。”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R_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