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Brother(2)

 (他们仿佛戏台上的老将军,浑身都插满了flag。



-----------

   克里希那的一通抢白让两位骑士之间的气氛变得十分尴尬,趁着准备晚餐的时间,阿周那借口去捡柴火,准备好好问问克里希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没法给你详细解释,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忠告,干完这一趟就不要再和他扯上关系,最好跟元老院提申请去东边的辖区。”克里希那顿了顿,语气变得有些不安,“那罗和千铠走得太近不会有好事的,无论是对哪一方。”



  “……什么味道?”阿周那抱着柴火,隐约闻到一股焦糊的臭味。

  “兴许是日轮的那位搞砸了什么吧……”


  果不其然,他回到歇脚的地方时,那位清瘦的青年正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一片狼藉的用石头垒起来的临时灶台,他自己那一头白发也被火燎掉了一撮。阿周那丝毫不怀疑如果这人没有穿着魔法衣的话,他甚至得光着去讨伐火罗了。


  这样的骑士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银光的骑士扶着额头,要知道他们为了执行任务,在野外独行是家常便饭。


  “见笑啦,我们家这位就是这样的。”先前一直沉默的迦尔纳的魔导轮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阿提迭,你没事了么?”青年的声音给人一种无机质的感觉,虽然似乎算得上是在说着关心的话,却没有丝毫温度。

  

  “还行,缓过来了,我们刚才来这里的路上遇到了魔兽,我被那家伙挠了一下有点晕,现在才和你们打招呼抱歉了。还是一样的有精神啊,克里希那,这个时代的那罗还挺可爱的嘛……”迦尔纳抬手捂住耳环打断了自家魔导轮的喋喋不休。

  

  “这家伙一醒来话就很多,很吵。”

  

  去往多门城的路途比他们想象的要顺利一些,数多的骑士和法师丧生在多门,本以为周边也会有大量的魔兽和火罗出没,但他们两天之内只遇到了几只并不强力的魔兽,两人之间没有多余的交流,倒是两人的魔导轮(尤其是阿提迭)一直说个不停。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时代的银光骑士不仅作为骑士出类拔萃,同时也是一位手段高超的魔戒法师,元老院与监视所下发的任务无论多么困难他都能利落地完成,善后工作也做得相当漂亮。


  “难怪是派你过来。”迦尔纳抱着手在一旁看阿周那处理魔兽死亡后残留的邪气。

  

  “再有半天的路就到多门了,从这里开始要万分小心。”阿周那整理了一下手套,直起身子。



----------


  多门城靠近大海,偏僻但富饶,当两位骑士进入城内时,他们十分诧异地发现这里并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险象环生。

  

  “虽然能感觉到非常稀薄的邪气……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让那么多人栽在这里的程度……”


  “呀,两位小哥,是没见过的生面孔呢,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决定好今晚要住哪了么?”看起来像是旅店老板的壮年男子拦住二人热情地问候着。

  

   迦尔纳冷冷地打量这人,将一个燃起了幽绿火焰的匣子举到男子面前。

  

  “小哥哟,这是什么新奇的东西?”毫无反应,看来没有什么问题。苍白的青年一言不发向旅店内走去,阿周那急忙跟了上去。

  

  “喂,你……啊老板,不好意思,我们还想稍微再逛一会儿……”

  

  “有什么关系嘛,先把住处定下来有个落脚的地方不好么,我不会多收你们钱的啦。看你们那些新奇的小玩意儿,是来做生意的吧,我认识一些老板可能会有兴趣哦,我可以帮你们引见……”

  

  “是,我们是从天帝城来的,卖点布料和粮食什么的……哈哈,不过我们也只不过是给别人干活儿,只是来给大老板探探路,看看这儿的情况……引见就不必了,我们想自己亲眼看一看。”阿周那一边暗暗在心中骂自己这个乱来的同伴一边熟练地摆出营业性的笑容,编造借口伪造身份搪塞旅店老板。



  “你太唐突了吧,而且我们也不应该和人打太多交道。”黑色的青年小心地检查了一下屋内,确认没有被什么盯上后这样责备道。

  

  “可是你看起来也很会应付不是么。”

  

  “……我们不知道对方在哪里数量有多少,就那样在大街上亮出魔导火,万一火罗就在附近哪里监视着,不是摆明了告诉它们了么?”

  

  “身为法师的你应该更擅长探知这些吧?”迦尔纳说完就躺下拿背对着阿周那不再理睬他,“火罗的话,只会晚上活动,现在好好休息吧。”






  “什么人啊这是……”把迦尔纳一个人丢在旅店自己出去打探情报的阿周那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我说了吧,千铠都是性格恶劣的家伙。”

  “不过工作是工作,对方的本事还是没得挑剔,赶快处理完吧。”


tbc


评论
热度 ( 8 )

© R_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