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宗近X木曾

非CP意味  全员向

又题:1-5炸鱼队本丸游记(闭嘴啦。。。真的不是肝船过度导致不得不闭港养资源的懒惰提督出逃导致的么?

脑洞来自曾哥和爷爷在本丸都不介意提督/审神乱摸自己的台词,而且两人给人感觉都挺随性的?

总之就是个脑洞啦,清安出场有

先打了一段上来。。。爷爷还没出现OYL



“这孩子,是新的同伴么?“近侍刀大和守安定看着紧跟在审神者身后身材纤细高挑,墨绿头发的孩子有些好奇地问道,对方半边身体都掩盖在有着华丽装饰的黑色披风下,右手还提了把刀,看样子应该是新来的付丧神,不过身上绑的那一堆钢铁是啥?是最近流行的装饰么?还有后面那群一样身上绑着各种钢铁的女孩子在列队做什么呢?刀剑的付丧神们似乎都是以男性的外表出现,那些女孩们应该不是他们的同类吧?好奇心强烈的刀们都挤到门口看起了热闹。

“啊。。。算是吧,不过不是刀剑的付丧神啦,这位是我的秘书舰木曾小姐,那边的几位。。。喂喂时雨还有凌波!登舷礼什么的不需要啊快停下来都说了让你们就像在本港一样放松一点啊喂!“

青年接下来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来向刀剑男士们说明了状况:他在另外一个空间担任着被称为“提督“的职务,率领着这群被称作舰娘的少女与深海的怨念们战斗着。昨天他受到现世的政府传唤说是有要事相商,镇守府练度较高的舰娘们为了完成与海外舰的接触,最近都在远征中,他实在放心不下留守的孩子们,想来都是付丧神应该能相处交流得不错,于是让秘书舰木曾带着练度较低的时雨,夕立,雪风,五月雨以及凌波来了本丸。

“嘛。。。大致就是这样咯,各位请好好相处哦,我得赶快回去现世啦,接下来的就拜托你们咯。“

“没关系,相信我吧。“名为木曾的少女虽然只是一艘雷巡,其气魄却让人不得不想要依赖她。

 

 

审神者前脚刚走,陆奥守就按捺不住地跑过去问:“诶嘿,你们舰娘身上带的这个就是大炮吧?能让我摸摸吗?“

“陆奥守你够了这是在女孩子面前给我稍微注意点形象!”烛台切想要拦住陆奥守吉行无礼的举动。

“诶你叫陆奥守啊。。。我们镇守府有位和你名字很像的战舰叫做陆奥,”性格像男孩子一样爽朗的少女笑着微微侧过身体让陆奥守能够到她的舰装,“没关系的,请尽管摸吧,这个叫做舰装,你要说大炮的话应该也对吧。。。不过我是重雷装巡洋舰,只能用这种中小口径的主炮,和你名字很像的那位战舰她身上的主炮口径比这个大很多哦。啊还有这个,”她指了指腿上的舰装,“这个长长的东西叫鱼雷,时雨她们也有哦。”

从一开始就一反常态没什么精神的夕立打了个哈欠拽了拽木曾的衣角:“木曾。。。夕立好困啊poi,想先休息了poi”

大概是习惯了海边湿润的气候,来到较为干燥的本丸有些水土不服,几位驱逐舰都点了点头表达了她们同样强烈的困意。

 

石切丸带着驱逐舰们去了寝室,凌波抱着枕头看着卸下舰装在褥子上滚来滚去的白露级姐妹俩,无奈地笑笑,转向正在帮她们拿被子的石切丸:“那个。。。石切丸先生,木曾姐姐呢?”

“啊,木曾小姐似乎还相当有精神的样子,说想在本丸里再转转,让你们先好好休息。”“恩,谢谢先生poi~你也早些休息poi~“虽然有些不明白这只驱逐舰古怪的口癖,神刀还是微笑着欠身行了个礼退出了房间。、

 

 

天色也确实不早,一期一振和江雪两位大哥遣着自家的弟弟们先行告退回去休息了,大和守安定作为近侍刀还得守夜等待预计今晚会归来的远征队,作为秘书舰的木曾想起了自家的远征队:“远征啊。。。我们那边也是呢。。。辛苦她们了“
”话说,秘书舰不在母港的话。。。那边的远征队不会被关在外面么?“

“不用担心啦,这次她们执行的是与海外舰的沟通任务。。。很远哦,完成任务要在外面跑上八天八夜。“

“你们的远征任务。。。都那么久么?“

“其实也不是一次八天八夜啦,一次是两天两夜,但是要去四次。我们最长的一次远征用了四天三夜,那次远征我也有参加的,作为旗舰。“

安定想起之前那次药研参加了需要远行整整一天的远征任务,一期一振和厚担心得坐立不安了好久的事情。。。

你们行不行啊,看看人家!八天八夜!


“喂,往那边去点,给我挪个位置。“加州清光轻轻踹了大和守安定的腰。

“你还不睡?半夜不睡白天不醒说的就是你诶。作息糟糕死了当心长皱纹。“尽管这么说着,安定还是老实地挪了个位置给清光让对方挨着他坐下。

“睡不着,过来跟你一起等远征你有意见?“

“行行行,待会儿你等睡着了我就把你一人撂这儿给你吹风。“

“两位感情可真好啊。“木曾挠了挠头发。

“一点都不好!/谁要和他好了。“

”果然很好嘛。“

”才没有!“异口同声的反驳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



评论
热度 ( 9 )

© R_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