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三日月宗近x木曾

非CP意味,全员向

先补充一下一些设定,其他的可能以后想到一点写一点吧

审神者/提督不在时近侍刀/秘书舰可以一定程度上代行权力

(比如有写到的收远征,审神者/提督到来时是听取报告,近侍刀/秘书舰就可以放队伍进门)

镇守府的设定参考舰C动画
 身高的话,私心曾哥改二比一般轻巡都要高,大概跟妙高级姐妹差不多的个头吧,然后爷爷还要比曾哥高一头,安定他们打刀平均比曾哥高个两三公分(清光脱了高跟鞋跟曾哥一样高),驱逐舰跟短刀们一个身量。





仿佛是印证安定的话似的,没过多久清光就开始打起瞌睡,整个人一歪就倚到安定身上睡了过去。

“真受不了。。。”安定无奈地脱下一边羽织的袖子翻过来搭到清光身上,一手撑住清光后小心地脱下另一边给对方披上。


见清光睡着了,木曾老实地打住了关于战斗的话题,安静地坐在一旁欣赏夜空,与镇守府比起来,本丸只能说,很小,除去手入房和冶炼室之外基本就是稍大一些的普通民居的样子,比起战斗,这里的生活气息更浓重,这或许是因为不似坐落在海边的镇守府一样直接接触着战场的缘故吧,听说曾经有座镇守府甚至在敌袭中被对方的舰载机炸了个底朝天呢。


“远征队回来了哦。”安定推了推清光让对方醒来,他走上前去打开了能够通往不同时代的关隘,迎接远征队员们的回归。

带队的三日月宗近跟着活跃的短刀们,最后一个踏出关隘。清点了人数确认无误之后安定向他们简单说明了一下审神者交代的事情包括舰娘们需要在此寄宿一段时日的状况,“战果不用跟我报告战果了,”安定摆摆手,“剩下的等审神者回来再说吧,我们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歇息,木曾小姐也是。先告辞。”语毕就掺着睡得迷迷糊糊脚步虚浮的清光回去了。


“啊哈哈,年轻可真好啊。”

 木曾有些好奇地打量起这位一袭蓝狩衣,与镇守府某位睦月级驱逐舰同名的太刀。

“在下,三日月宗近,平安时期出身的太刀,天下五剑之一。”注意到了对方视线,三日月适才想起来还未与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打招呼。
 “初次见面,球磨型五号重雷装巡洋舰木曾。”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礼节,提督又说不需要登舷礼升桁礼之类的隆重礼仪,她想了想就立正给太刀敬了个军礼。


尽管木曾在提升练度成为雷巡之后个头抽高了很多,比一般的巡洋舰都要高些,但在太刀面前显得还是小小的一只。虽然知道这是那边的礼仪,看着少女严肃得过分的样子三日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抱歉抱歉,只是本丸中向来比较闲散,不似镇守府军规森严,这样的礼数实在是消受不起。木曾小姐也请随意些吧。”
 “呃。。。好,好的吧。。。”这样平常的礼仪也对他们来说太隆重了么。。。那么下次干脆不用行礼的意思?



稍稍寒暄了几句,两人各自回了房间,木曾与雪风和五月雨同住一间,隔壁是白露级的时雨夕立姐妹外加凌波。


还好川内那个夜战狂魔被带出去远征了没跟过来。。。要不然真的别想睡,想起了川内曾经在港口大吼着“才几点?睡你妹,起来夜战!”结果吵醒了一大票人的事情,木曾暗自笑了笑卸下舰装收好,换上睡衣轻手轻脚钻进被窝。


“雪风。。。不会沉的。。。不会。。。唔”一旁的雪风咕咕囔囔说着梦话,不知梦里是不是又想起了她还是一艘普通的驱逐舰时,在炮火交织的海面穿梭的光景。


她轻不可闻地叹息,隔着眼罩抚着那有着一道骇人伤痕的右眼。

作为后辈,她也是略微听过一些名刀的传说的,有的刀剑生来就因其华美而被作为宝物珍藏,有的刀作为战刀名扬天下之后被供奉,也有的刀生于战火长于战火最终消散在战场。
 而她们,生于战时,生来就是杀人的武器,除了战斗之外别无选择,甚至没有作为美术品的可能,万钧钢铁之躯最终带着绞碎无数生灵的深重罪孽化为碎片沉入海底。

无论今时今日如何努力维护历史保护现世,彼时的罪孽也是不能被洗清的。
 嘛。。。相信现在的提督吧,他可是个温柔的好人啊。

评论
热度 ( 5 )

© R_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