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乔斯达基地海域也风平浪静 (0~1)

0)乔瑟夫讨厌入渠

 

平心而论,西撒还是挺喜欢就这样搬个凳子坐边上看乔瑟夫惨兮兮地泡在修理渠里的,要知道这种机会并不是很多,在这儿干坐着八个小时他觉得一点都不亏。

 

虽然泡着修复材的那位可以说是非常恼火由自己保持的无伤记录被终结这件事。蔫了吧唧的趴着,活像去北方海域当肉盾陪练了三天三夜的潜艇。

 

“话说…新来的那个潜艇,夜战CI发动起来很厉害嘛。”终于还是忍受不了完全不聒噪的乔瑟夫,西撒选择了由自己来打破沉默,虽然还有两分钟入渠就要结束了。

“可不是嘛,当时花京院的格纳库都被他炸了个对穿,有这么大”体型怎么看都更像是一只战舰的雷巡从修理渠里爬了出来,手在自己肚子上比划着同僚当时那可怕的伤势,他接过金发的轻空母递来的毛巾裹住了身体,“装甲比你厚一个档次的正航,劝退都干净利落,啧啧啧….”

 

“行行行,我装甲薄运又低,劝退背锅王,你厉害行了吧。”

“别别别西撒酱,我错了我错了嘛wwwwww你看我这不是这次也被中伤了么。”

“不浪就不会作死,不作死就不会死。”

 

谁都知道乔斯达基地唯一的雷巡乔瑟夫,不仅雷装高得可怕,常常能够出其不意,四两拨千斤地击败耐久与装甲数倍于自身的强大敌人,运和回避也是鲜少有人能够匹敌。长期与他搭档进行反潜作战的齐贝林型二号舰西撒,虽是轻空母,却有着匹敌正航的搭载与直逼重巡的火力,在舰载机编队方面也颇有心得。

 

“呵,要是放着我来,分分钟炸他个底朝天哭着叫我爸爸你信不信?不过那家伙着装品味真可怕,提督还没把他拖出去解体真是有绅士风度…”

 

“想太多,”乔瑟夫套好衣服,“我们揍他的时候是夜转昼战,你进去就罚站不说,要是你去了说不定人家第一个炸的就是你。”

 

被同僚呛得说不出话无法反驳的轻母揉了揉额角。

“不过我是有错,带的双鱼雷,想给敌人来一发cut-in,没带反潜,要不然我也能炸翻他,一看到那个开裆裤就不爽。”

“说起来今天可以改修鱼雷了吧,你不去么?”

“乔鲁诺那小子…一大早就被补给处的东尼奥拿个新品布丁给拐走了…改什么改,改个毛。”

“嘛大不了…再等几天咯?我当初做机种转换的时候被拖延了一个月吧好像,这种事情没被拖过的好像也就米斯达跟布加拉提?”西撒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因为被工作舰放鸽子而至今没用上整套满改修装备的乔瑟夫,要知道他可是这基地资历最老的一批成员,然而由于舰种特性,他的装备几乎全是专用的(而且有二连,cut in与反潜三套配装),只能单独改修,因此工期本身就非常长,再加上被拖延以及改修失败的不可抗力,他改到现在还有一只鱼雷和一门水听没完成改修。

 

 

 

 

基地有两位工作舰,分别是负责管理入渠与修复材的东方仗助和管理建造事宜及改修工厂的乔鲁诺,然而整个基地上下至少九成的成员都因为吐槽东方仗助的发型都被他揍到入渠过,所有等着改修装备的都被天塌下来也优先去给粮舰东尼奥那里吃布丁的乔鲁诺无情地放过鸽子。

 

这基地还行不行了,还能好么?

 

啊,答案当然是,能好,非常行。

 

这得归功于这群个性看起来不怎么靠谱的舰船们有一位靠谱的将军,乔纳森-乔斯达,当然,秘书舰史比特瓦根也是非常靠谱的。

 

 

 

1)我们的将军有点儿怪?

“正规空母—花京院典明,请求归队。”在E海域打通作战中被地方旗舰潜艇大破的花京院今天终于结束了他长达70小时的入渠。

 

乔纳森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扶了下眼镜温和地笑了笑。

“欢迎回来,花京院。不过归队不用这么急吧,虽然入渠完成了,但是那样的伤,果然还是在港里待命休息一段时间比较好?最近也没有什么作战任务。嗯其实,在你入渠的时候我给大家都放假了,没人告诉你么?”

“没呢…我直接从修理渠那边过来的。诶不对啊,承太郎之前在修理渠陪过我一段时间他也没跟我说过来着。”

“兴许是忘了,快回去再好好休息休息吧。”

 

辞别了乔纳森,花京院走在回去宿舍的路上,心里总觉得哪儿蹊跷。

他们的将军,今天有点怪。

 

要是往常的话,他大约会请大家坐下来喝杯茶吃点儿巧克力点心什么的,还有自己最喜欢的樱桃蛋糕,如果是乔瑟夫前辈的话会有冰可乐,等等重点错了。

重点是,今天的将军似乎在有意无意地给他下逐客令。

 

“咦?”花京院忽然发现自己穿的室内鞋鞋面沾了点水渍。

室内鞋是出了修理渠的更衣室才换的,应该不是在那里弄上的水。“法皇之绿,你记得这个在哪儿弄上的么?”他实在想不起来,便问自己的飞行甲板。

绿莹莹的半透明人形从他肩头浮现,指了指将军的办公室的方向。

“在乔纳森先生那里?”

不会说话的法皇点了点头。花京院努力回想了一会儿,似乎办公室里是有一股子比其他地方更重的水腥味,他觉得自己当时八成是在修理渠里泡太久了才没立马反应过来。虽然基地坐落在海边,但那种程度的气味也是不应当的。

 

“果然还是回去看看吧….嗯?”法皇拉住了花京院的肩膀使劲儿的摇头。

“不要去…?”

法皇又点了点头。

 

他选择信任自家的飞行甲板,尽量忘记这件事。

既然放假了,那就回宿舍蹲着去攻略完之前还有两条TE线和一个隐藏结局没打的gal好了,他记得E海域作战的时候在门神遇到过一只奇怪的重巡,对方似乎也和自己一样是个游戏宅,一开口全是梗,不过,上战场还带着手办挂在自己的炮台上什么的,花京院只能表示,论厨力是在下输了。

 

————————————

“呼~好险差点被发现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语气里却满是淡定与调侃,“那孩子还真是命大啊,我还以为当时那一击足够炸沉他了。”浑身散发着深海气息的潜水舰——DIO,从办公桌下爬了出来,攀上对方的身体,“话说回来JOJO,你居然把我往桌子底下按?”

“抱歉,情况紧急,临机应变。”乔纳森推开了离自己近得实在有点过分的DIO

“哈,这语气可真不像你,倒是像你们家那个涂装得一身黑的航战。”他记忆中的JOJO可是不会这么对人说话的。

“DIO,我希望你清楚,我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少校了。顺带一提,那孩子可是重雷装航空巡洋战列舰。”潜水舰瞟了一眼乔纳森三花一冠的肩章。

 

“啧,那我就暂且看看你成长到今天都多了些什么能耐吧。”

“彼此彼此。”



























Tips:

虽然是舰Cparo但是想了想还是改掉了一些过分汉文化圈味道的称呼

将军=提督         基地=镇守府

少校是英军能够有资格指挥驱逐舰的最低军衔,也就是舰C里的少佐

三花一冠:英军的海军中将肩章



写给不熟悉KCparo的读者:

目前出场的舰种

雷巡(乔瑟夫):能够进行先手的雷击,夜战伤害极高,但是皮脆,遇到陆基类的目标比较无力

空母(轻空母西撒/正航花花):这个我觉得不要多解释了。。。放飞机的。轻母跟正航的区别在于轻母的搭载量比较小一些皮脆一点,然后轻母可以打潜艇。相同之处就是都可以在昼战进行先制航空战,中破就只能在边上看着不能动手了,夜战无论是否受伤都只能站着看(罚站)

重雷装航空巡洋战列舰(承太郎):阿强还没正式出场不过也写一下好了,这个舰种,在KC里我方是没有的,只有敌方有一只,爱称雷爷(也称孙红雷)。特点是,能放飞机能炮击能雷击,昼战攻击次数全KC最多,整整五次,加上夜战能单舰打爆一整支舰队。


替身们会以大家的装备的形式出场wwww以上

评论 ( 19 )
热度 ( 27 )

© R_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