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el & Entanglement 【1】

和暮酱的联文

YGOau
圣杯战争是什么鬼,大家基本都在好好打牌的设定。
作者A德云社出身,角色崩坏不可避,自重能吃好吃炸了吃。
用膝盖写卡效,用脚趾写决斗构成,唯一用脑子写的可能是谈恋爱【】
看不懂决斗也没毛病,看懂谈恋爱就行。
ready?
-四月一日修正  和暮讨论了一下怪兽的外表问题,修正了L6迦尔纳的一些描写

>>>>>>>>>>>>>>>
从发色到肤色都给人以透明感的青年用仿佛即将要因为迟到被开除的可怜的社畜们滑垒打卡的速度,冲过人群奔向自己的斗室所在的公寓大楼。
“喂!那个白头发的小哥,就算是急着见女朋友也稍微看路啊!”险险与他擦过的骑着单车的大叔如此高喊道。

那位青年并没有因此放慢脚步。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直播要开始了。
被“黑心资本家”(迦尔纳语)压榨了宝贵的十五分钟业余时间的真-社畜——迦尔纳,今天仿佛撞上了什么不得了的衰神,他可怜的小甲壳虫居然在离家还有三个大街区的地方抛了锚,天知道他今天有多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啊!
打电话叫来了维修,万万没想到这时整个街区开始堵车,本想奢侈一次叫计程车的想法也泡了汤。

以上,这就是这位可怜的青年此刻狂奔于街头的缘由了。

奔上楼梯的同时掏出钥匙,很好,还有一分十七秒!

到达门口,五十五秒!

开门脱鞋关门箭步冲到电视机前坐定开机,四十一秒,一气呵成,今天的迦尔纳,是战胜时间者中的豪杰!

【迦勒底电视台,迦勒底电视台,这里是迦勒底市第三届巴巴托斯杯决斗大赛暨全国大赛直通资格赛的决赛直播现场】

迦尔纳长舒了一口气,扯开领带散开衬衫,慢悠悠地去冰柜拎了一罐啤酒整个人都化在了沙发里。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评论嘉宾是著名的决斗明星,奥尔加玛丽小姐。下面我们请玛丽小姐来给我们分析一下今天对决的双方的情况。
好的,今天这个对战的双方呢,是作为职业决斗者的卡斯托路对阵今年新晋的高中生联赛冠军阿周那,使用的卡组是……】

例行的决斗者、卡组、决斗风格战术介绍,懒散地瘫坐着的迦尔纳无心听这些他烂熟于心的内容,青年正以和自身当前这副姿态格格不入的锐利眼神凝视着镜头里那位年少的决斗者。

少年有着罕见的黝黑肤色,眼似莲花,四肢修长,微蜷的黑色短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着一身滚宝蓝边的白制服,脊梁挺得笔直。虽然身姿尚且年幼单薄,气势却让他已经有如乌云盖顶的雪山,自有一番他这个年纪的少年人中少有的沉稳和威严。

裁判检查卡组,双方选手入席,行礼,决定先攻,切洗卡组,决斗开始。
先攻由卡斯托路取得,阿周那看了一眼起手的卡片,不易察觉地笑了笑便盖上不再看。

“我的回合!由于双方场上均没有卡片存在,从手牌特殊召唤〔Arcadios的守护者〕,由于召唤了这只怪兽,一次决斗中仅一次,从卡组检索并特召第二只〔Arcadios的守护者〕,xyz召唤,Rank6,〔圣都-Ilion〕,发动效果,一回合一次,转变表示…”
场上升起了立体影像所制成的巍峨城墙,那是神话中被风神眷顾着的伟大城邦。
然而比起R6中可以说是高得可怕的4600点基础防御,攻击表示下〔圣都-Ilion〕1000点的攻击力简直是纸糊的身板。

“我从手牌将〔贫者的见识〕送去墓地,直到回合结束,无效〔圣都-Ilion〕的效果……话说回来真是可惜啊,[他]还没有亲自到场呢……”

这是他第一次在正式比赛里这么快就用上手坑一类效果,看来是事前调查过对手惯用的combo调整了side,电视机前的迦尔纳啜了一口啤酒稍稍挪了下身子。

“…覆盖两张卡,回合结束。”出师不利一上来就被打断了连锁,卡斯托路看起来倒是也不慌。

“我的回合,发动场地魔法,武装阵。将〔日轮的耳环〕送入墓地,特殊召唤,level6,〔太阳之子-迦尔纳〕,解放〔太阳之子-迦尔纳〕,上级召唤,level8〔施舍的英雄-迦尔纳〕,由于〔太阳之子〕进入墓地,我从卡组检索一张装备魔法并洗牌…”

红发金甲,给人以利落清爽印象的战车武士随着上级召唤的发动摇身一变,清澈的眼睛染上复仇的黑焰,红发黑衣,仿佛从炼狱而来的武士骑着通体漆黑的幽灵马降临在场地上。明明只是立体影像而已,有着血红瞳孔的漆黑眼珠却教人瞧得身上一阵阵恶寒。而阿周那却近乎痴迷地,微笑着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这位漆黑的武士。

“陷阱发动,[落穴],破坏〔施舍的英雄-迦尔纳〕吧!”

“速攻魔法,〔我身为盾〕!支付一千五百点基本分,无效并破坏〔落穴〕。”

少年果断地选择了用自身作为那散发着不祥气息的怪兽的盾牌。此时,也许连其本人都没有注意到,本来还瘫在沙发里的迦尔纳已经坐了起来,啤酒罐头一下就被捏扁,酒也洒了一地。

……开什么玩笑啊那家伙……

【阿周那选手今天还是打得稍微急了一点,卡差拉得有些大,目前手卡是二对一,卡斯托路选手场上还有一张盖卡,LP八千对六千五,看起来很难一回合按倒卡斯托路选手,到了下一回合如果卡斯托路有解法的话,还是有些难以应对的。】

“装备魔法,不服输的誓言。我宣言的怪兽名称是〔Arcadios的守护者〕,因其不存在于场上,这张魔法卡送去墓地。支付一千点基本分,将墓地的〔日轮的耳环〕加入手卡并装备给〔施舍的英雄迦尔纳〕……”

“别想这么容易就完成combo,陷阱发动,〔魔力抽取〕!”

“嘛…我也许该说,谢谢您?”阿周那耸了耸肩笑了,“由于〔魔力抽取〕,将〔日轮的耳环〕破坏并送入墓地;发动〔武装阵〕,摘取因我三次将装备魔法送入墓地而获得的三个武装指示物,从卡组检索〔强袭气铠〕装备给〔迦尔纳〕,然后将它送入墓地,因此〔迦尔纳〕这回合可以攻击两次。我再次支付1000点基本分将〔日轮的耳环〕从墓地取回,装备给〔迦尔纳〕后发动效果,将它弃入墓地,检索〔杀神枪〕并装备。如此便完成了……我最强的战友,我的英雄,我亲爱的,[迦尔纳]哟…
加上〔杀神枪〕的效果带来的4000点一次的两回直接攻击,请收下吧。”
少年如此礼貌地作出了最后的攻击宣言,红发的武士应声纵马,越过风之眷属的城墙,直取本阵,如同过往无数次的决斗一样,为主人斩获了胜利。

“哎我说,你那么在意的话,直接去参赛挑战他不就好了?”
决斗已经结束,电视里开始放本场的回顾与解说以及全国大赛的形势分析,青年这才注意到由于自己的失态被啤酒弄脏的地板。可怜的单身汉摇摇头叹了口气站起身,取来拖把打扫地面,自嘲还好上个礼拜没有心血来潮铺地毯,要不然今天又多了一项洗地毯的工作。

“问你话呢。”
“一个社畜哪有时间参加线下赛,线上赛都没力气打。”本来就累到常常产生只想当个混吃等死家里蹲的冲动,还拿业余时间去参赛的话怕不是要三十岁之前就过劳死。

“那就辞职去当职业决斗者呗,我看那些人都不如你。”
“不。”拒绝得十分果断。
“写作不要读作只想和那个人交手?”
“闭嘴。”

【……那么在这里先恭喜阿周那选手获得了全国大赛的直通名额。可以说说您现在的心情么?】
选手采访的环节开始了,迦尔纳直起身子停下手里的活儿认认真真地看起了这在一般决斗者眼里可能无关紧要的部分,然而他的表情此刻犹如兵临城下一般严肃紧张。
黑肤的少年稍显羞涩地笑了笑,歪歪脑袋,从卡组中抽出了[施舍的英雄-迦尔纳],虔诚地轻轻吻了吻卡面。
【嗯……其实我不太会说话,这种场合,不过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情。】少年笑得更开心了。

………………
小小的客厅里顿时气氛尴尬,某个人独自一人就散发出了浓烈的火药味,一触即发。

白发的青年一言不发,掏出手提电脑打开了将于一周后举行的一个小型杯赛的报名页面,虽然阿周那已经取得了全国大赛的直通权,从积分来说阿周那不需要再参加这种比赛,但是他既然已经报名并且公开了日程就一定不会缺席;而另一只手捞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吉娜可么?我想申请休年假。对,把之前攒的也一起用掉……呃…我的体检报告出来了,最近肝不太好想歇歇……嗯,好的好的,谢谢,谢谢……”





>>>>>>>>>>>
〔伊利昂又被打爆啦!对方也是神的眷属

我自己都不想数阿囧一回合内卖了多少次血。

评论 ( 6 )
热度 ( 48 )

© R_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