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el & Entanglement 【3】

德云作者A又来了。

不得了的两位挂件登场。

 

-------------

单身历史与年龄等长的26岁单身社畜迦尔纳,目前的定居地是迦勒底市,从事着过劳死比例领跑各行业的会计师这一职业。母亲罗陀与父亲升车目前在乡下老家养老,逍遥自在好似神仙眷侣。两人年轻时的恋爱受到了双方家族由于地位差异而带来的百般阻挠,然而两人却不屈不挠走到最后恩爱至今,连身为儿子的迦尔纳都逃不过他们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常亮的闪光弹。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从小被秀到大的迦尔纳也由此养成了如今这看似不悯的个性,看起来对感情方面的事情毫无兴趣。

然而这位单身汉目前实质上却并不是独居状态,虽然在一般人看来他的确是独居。

一男一女两人一左一右地靠着迦尔纳挤在沙发上,三人盯着那小小的九寸荧屏。

“你还有决斗者ID…?”左手边样貌英武,一袭白衣的青年男子指着报名表第二行皱着眉头。
“有的,不过好多年没用了而已…不知道有没有被作废…”迦尔纳这样说着,起身去房间,翻出了一本纸张已经泛黄的本子,从那本陈旧的备忘录里翻出一串数字,本子有一部分似乎是被水之类的泡过,这一页不幸在其中,几乎是艰难地辨认清楚字迹,重新誊写到标签上再输入,登入了查询系统。

 

“不得了,”白衣青年翻了翻备忘录,“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技能。”和一般的中学生一样,当年的迦尔纳也是热爱着上课走神与摸鱼的艺术并且精于此道的,备忘录的后半部分满满的全是涂鸦,有持各色武器的战士、艳丽的舞娘、端庄的公主、潇洒的吟游诗人、可爱的幼童……数量之庞大,若是全部整理出来也许都能够凑出一整部王道日式RPG的人设。“连场景设计都有啊?还真是个被会计学耽误的原画师。”

“你烦死了!”黑历史被人翻阅外加评论实在是太羞耻了,即使是朝夕相处的家伙也一样,不倒不如说就是被最熟的人这么做更加羞耻。迦尔纳忍无可忍劈手抢走本子揣到怀里。青年摇摇头歪着脑袋笑了。

 

 

右手边身披混纺着金银丝线的沙丽与各色华美首饰,精致的五官加上黝黑肤色令人联想到深色刚玉的女子看了一眼屏幕上刚刚读取出来的查询结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最近的一次可以查询到的决斗记录还是十年前…是你高中学园祭上的表演赛?这不是需要重新去激活了么。”如果是一位能听到这声音的人,轻易就会发现女子的声线与众不同,实在是比一般的女子要低沉不少,不过这罕见的声线倒是称得上悦耳的。

“重新激活还行,要是作废就麻烦了。”迦尔纳抓了抓脑袋,提交了一些必要的资料激活ID,报上了名。五天报名截止后的周四去会展中心先行检录,登记卡组以及抽签分组;周日上午十点开始正式比赛。

 

 

--

虽说是小型杯赛,但是毕竟也是可以拿到不错的积分奖励和奖金,迦尔纳来到会场稍微目测了一下现场大约有八九十人左右在摇号抽分组,检录日选在了工作日,因此绝大部分人都在下班或者放学时间来检录。

 

你说为什么迦尔纳明明在休年假却也是这个时间来?

 

可怜的迦尔纳,宝贵的上午时间被浪费在和汽修店并不愉快的“协商”中,明明事前商量好了用原厂配件,结果到手的却是普通的通用部件,虽然相应的少收了钱但还是非常不爽对方擅自替自己决定的行为。“协商”的结果是迦尔纳补上配件差价后还得再等两天才能拿回车。从汽修店来到会场只能坐地铁,已经好几年没特别留意过这一公共交通渠道的青年又在几次大扩建之后变得无比繁杂又庞大的地铁站中足足迷路了两个小时才转出来。这让他不得不认真思考是不是该去请个护身符之类的东西拔一拔最近越发严重的霉运。

 

 

 

这场比赛中不乏实力强劲却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凑够进入大区大赛所必要积分的选手,相熟的选手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着最近的上位与战术,或是祈祷着能分到轻松一些的小组,至少不要被剃了光头第一轮就被打飞,那也太丢人了。

 

迦尔纳径直走到已经空出的检录口,担任staff的男孩子看起来还是个初中学生。
“这位先生请提交一下您的报名表打印版本,然后登记一下卡组。”

迦尔纳没多说什么,掏出报名报与卡组交给少年进行登记。

“嗯……姓名是迦尔纳,哎这不是那个阿周那的王牌怪兽的名字么……决斗者ID是11A1814A,卡组……[阿周那]?”少年一脸懵逼,这是什么奇怪的状况…?阿周那的王牌怪兽的王牌怪兽是阿周那……?!

“是的。”

“呃……好吧,我要记录一下您的卡组构成,请稍等。”这样说着少年小心翼翼地将卡片从卡盒中掏出,按照主卡组,额外,side分成三堆, 本应如此……“哎……哎?先生?您的side呢?”

“我不用side的。”声音不大不小,这句话却正好让周围所有人都听见了。在场的决斗者纷纷好奇地看了过来,想要瞧一瞧这位不用side的奇怪的决斗者。

 

然而作为这目光焦点的迦尔纳本人却丝毫不在意这眼光,他想了想,问道:“我想请问一下,阿周那在哪一组?”

 

 

……

……

……

全场在三秒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随后爆发出阵阵并不善意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他在说什么?他问阿周那在哪组?”

“哎哟我的亲娘啊,他难道是新手中的新手么?”

“看样子也年纪不小,怕不是帮儿子什么的来报名?”

“不行了笑死我了,我要把这个名言记下来传推特。”

“喂喂你们真是的,说不定是阿周那的超级大龄迷弟呢!”

 

迦尔纳摸了摸此时由于充足的休息而并不存在,但经常由于加班和熬夜出现的黑眼圈,用极小的声音自言自语了一句:“看起来很老么……?我才二十六啊。”

 

 

“他们在笑什么?”迦尔纳实在搞不懂自己哪里说了奇怪的事情,于是选择询问staff。少年像看怪物一般剜了他一眼,确认了这人怕不是真的头脑有毛病,不过他还是尽了作为staff的职责回答道:

“是这样的,你知道决斗者是有积分制度的,积分多的参赛选手会被列为种子选手,不会参与小组赛或者瑞士轮。像我们这一场的话,阿周那是一号种子,直接进入16强的淘汰赛,所以他们会笑你刚才问的问题。”

“原来如此,谢谢你。”也就是说为了和阿周那交手还要先打败很多人才行,迦尔纳顿时感到了累。

 

 

就在这时,有个好事的决斗者凑到了检录口边瞟到了迦尔纳的ID,通过决斗盘装载的查询系统查到了迦尔纳的决斗记录。
“哎哟我以为何方神圣,上一次决斗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十年前,老天啊,大叔你不会是突然心血来潮跑来报名想趁着年轻再讴歌一把青春的吧?”

 

周围的人一听,也纷纷嘲笑起迦尔纳,迦尔纳皱了皱眉头朝着身侧看了一眼没说什么:不存在于众人视野中的两人不知何时浮现了身影;被迦尔纳的眼神制止,青年勉强抑制了怒火;而女子紧紧揪住下裙的双手依然抑制不住地颤抖,只能恶狠狠地瞪着那几个为首的年轻人。

 

 

 

“你们在笑什么?无论他卡组如何,决斗履历如何,在这里他就是堂堂正正的决斗者,在交手之前就擅自否认、嘲笑他人,这也是决斗者的所为么?”

 

这一道声音瞬间便镇压了全场恶意的嘲笑,带头起哄的几个好事者本想反唇相讥,可看清了这声音的主人便瞬间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阿周那。

 

“你不是不用打小组赛么?”虽说是两人第一次见面,迦尔纳却是一幅熟络的语气。而阿周那也并不为这自来熟所恼,答到:

“我的确不用参加小组赛,不过放学也没什么事情就顺路过来看看而已。”说着他扬了扬手里的书包,“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明天还有课,期待能在十六强赛见到你。”

然而迦尔纳的的目光越过了阿周那不知看向了谁,他大声说道:

“阿周那,我在此向你提出挑战,以赌卡规则。如果我赢了,我要拿走你卡组的王牌;相应地如果你赢了,也可以拿走我卡组的王牌。”

 

听闻此言,人群又骚动了起来。这几年正式比赛中的赌卡规则早已废止了,私下的约战即使是出于私人恩怨也极少带上这个。

 

少年一贯波澜不惊的面容终于染上了一分不快的神色,但还是保持着平稳的语调和有礼的措辞:“哦?那么就先祝福你能通过小组赛吧,这位不知姓名的先生。”

------------------------------

-关于卡组

卡组分为主卡组(40-60张,但是出于卡片上手概率的考虑,一般来说不会超过42-45张),额外卡组(15张,融合同调超量怪兽存放在这里),side(副卡组,用于比赛时与主卡组或额外卡组的卡片一一对调调整卡组,三局两胜的match时每一局结束之后有一次这样调整的机会。)

所以文中迦尔纳说自己不用side的时候吃瓜群众都十分震惊。

这,可以说是非常之大佬了!

-现实中的决斗者和决斗大赛

现实中也是有决斗者ID和各种大型比赛的。

不过在大陆地区常住的人基本没法注册这个ID(因为Konami没有大陆区的正式代理),在正式比赛中获得的积分会记录到ID名下进行排名也是现实存在的制度。

K社举办的一年一度的世界冠军赛,从2003年起举办至今,顾名思义会有来自各个国家地区的决斗者参赛。除了最大规模的世界赛之外,也有各种地区赛,国家赛,店赛等等。虽然说大陆地区并没有正式代理(连正版简中卡牌都没有导致了相当一部分决斗者即使不懂日语也可以靠字形字段记忆来读懂卡效果)但这也丝毫不影响大家的热情。顺带一提香港与台湾地区的决斗者们在世界赛中也有着骄人的战绩。

-赌卡规则

字面意思,当然也有赢了之后在对方卡组里挑一张拿走这样的做法。现实中的比赛中当然不会采用这样的规则。

评论 ( 6 )
热度 ( 35 )

© R_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