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el & Entanglement 【5】

考试考成了S1B,更新迟了我有罪。

-----------------------

“我们先说好,无论待会其他人说什么,你们稍微克制一点,算我求求你们了好不好。”迦尔纳在赛事会场的洗手间里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着。

“抱歉,他说话太难听了,实在没忍住。”白衣青年口中这样说着,语气却没有丝毫感到抱歉的意思,反倒是十分的理直气壮,女子微微撅着形状优美的嘴唇别过了视线,像是闹别扭一般。

 

几分钟前,迦尔纳刚刚抵达会场,就有个好事的人将他嘲笑了一番,两位精灵无视了迦尔纳的阻止,冲上前去就是狠狠的两下腹拳,常人虽说看不见精灵,但那位好事者确实地实实在在收到了这两记重击,疼得差点当场跪在了地上。

“唉算了算了……走吧,要开始了。”看着这两位倔强的,让人不省心的精灵,他无奈地摇摇头笑了笑。他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在自己身边的呢?说实话,迦尔纳也有点记不太清楚了。

 

今天上午要进行的是第一轮瑞士轮的循环赛,除了四位种子选手以外的参赛者随机排表进行数轮对决,取积分前十二名进入十六强。

不知是命运的故意作弄还是令人啼笑皆非的巧合,迦尔纳第一战的对手正是刚才那个嘴欠的决斗者。

 

似乎是已经洗掉了霉运,迦尔纳获得了先攻权。对面的人依然喋喋不休着。

“丑话可说在前面,我可不会对大叔你这样的老古董手下留情哦。”

“那还请多指教了。”迦尔纳淡淡地回了一句。

 

“Duel!”

 

“我的回合,我从手卡通常召唤【天授的英雄阿周那】!发动效果,从卡组检索【奎师那】加入手卡,覆盖一张卡,我的这个回合就这样结束。”手执洁白长弓的白衣青年身姿有如天神,凛然不可侵犯;他深色的皮肤像暗色血玉那样美丽,目光如火炬,如鹰隼,如利刃。净化的蓝紫色祭火在弓弦上熊熊燃烧,

 

“什么嘛就这样,还以为能欣赏到多么不得了的展开呢,只出了张这么菜的四星。我的回合!这一回合就让你败北!话说回来大叔你真的不是普通的来玩的么?”

 

“这位选手,请快点进行操作,超时判负。”裁判十分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

 

“好的好的,发动魔法卡【二重召唤】这一回合我可以进行两次通常召唤,从手卡通常召唤L3的【漆黑的使者】与【调整战士】。由于我的场上有了暗属性怪兽存在,从手卡特殊召唤L2,【乌爪鸦】, 同调召唤L6的【瑚之龙】,丢弃一张手卡破坏你场上的【阿周那】,接着再次同调召唤L8【深红剑士】,由于【瑚之龙】进入墓地,我从卡组抽一张卡;由于有怪兽进入了墓地,发动【遗言状】,从卡组特殊召唤这只攻击力1500以下的怪兽【扭力调整齿轮】到场上……”

虽然看起来像个只会耍贫嘴的无赖汉,但他也确实是个熟练的同调使,有条不紊地展开着自己的卡组,然而对方并不会让他如愿以偿。

 

 

“陷阱发动,【激流葬】。”迦尔纳面无表情地发出了宣言,洪水的立体影像席卷了双方怪兽区,所有怪兽都被卷入了墓地。

 

“切……我覆盖一张卡回合结束!”过于轻敌导致他丝毫没有留下后手,面对这大洪水之后空荡荡的场地无可作为只得无奈地结束回合,“我就不信你这空空如也的场子还能做什么,就当是让你一手了。”

 

“我的回合……场地魔法,【终焉的俱卢之野】。我支付一半基本分发动它的效果,从卡组检索一只1500防御以下的怪兽加入手卡。【死者苏生】,【阿周那】,从墓地归来吧!”

 

“通常召唤,【般度五子-无种】。场上的四星的怪兽有两只,xyz召唤,【左右开弓者-阿周那】。”英雄褪下了白袍,镶着金边的披风取而代之裹住了他修长的身体,他的弓弦上不知何时搭上了第二支蓝羽的钝头箭。

 

“由于召唤了【左右开弓者】,此时发动通常魔法,【翼月之刃】,将【左右开弓者】的攻击力直到这个回合结束变成原本的两倍。”2500攻击力并且拥有两次攻击机会的怪兽被强化到了五千点两次攻击这样致命的程度。

“陷阱发动,【虚弱的骰子】!我丢掉全部手卡,并且下一回合不能抽卡, 以此进行投骰,你的怪兽攻击力会下降投掷出的点数x500点。”

 他的运气不错,投中了较高的4点,【左右开弓者】的攻击力弱化到了3000点。

“战斗吧,直接攻击!”

 

“切……不过,不过3000点两次而已!到了下个回合……”

 

“还没结束,你没有下个回合了。速攻魔法,【虚荣巨影】,直到这次战斗阶段结束,【左右开弓者】的攻击力再上升一千点。”他如此冷酷地给对手下了“死亡通知书”,本来只是附在弓弦上安静燃烧的祭火瞬间就高涨起来,包裹了整只长弓和弦上的箭,跳动的火焰的形状乍一看竟似一双羽翼。祭火裹挟的箭羽瞬间就烧干了对手满满的基本分。

 

不被所有人看好甚至嘲笑的一位“大龄无名小卒”就这样干脆利落地赢下了第一盘,虽然对于整个比赛来说是无足轻重的一场,却也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迦尔纳旁无视了周遭的一切惊叹和不服的嘘声,下一场比赛还有一会儿才开始,他对别人的决斗也兴趣缺缺,毕竟他关注的那位决斗者要到晚上的十六强赛才会登场。

“打得太差了。”白衣的精灵自虚空中现身,不满地抱怨,“像你现在这个状态绝对会被他打得爬不起来吧。”

 

“老实说有点提不起劲倒是真的。”迦尔纳揉揉自己的额角。

“十年没上过决斗场这样已经可以啦就当是复健吧……”另一位精灵笑了笑,“不是也挺好么?”虽然说着可以说是温柔的话语,她周身几乎要实体化喷涌而出的怨气缺很好地出卖了她的心情。

“不好意思啦巨苇,想着快点结束就没让你上场了,下次一定会让你出来的。”迦尔纳可以说是十分诚恳地向精灵道歉。

 

“第一回合明明就可以展开压制了,为什么那么快就结束了?”青年模样的精灵不依不饶。

 

“嗯……也许因为对手不是他,还不想那么认真吧?可是说实话我确实在认真打啊,有好好的放了激流葬不是么?”

“所以如果他展开到那种程度的话你会连我一起送下去么?”虽然从心里并没有什么芥蒂,但是出于赌气,精灵问出了这样的话。

“对啊,不然呢?反正有【死者苏生】这张牌啊。”

精灵被噎得说不出话,气得扭过头决定至少半个小时内不再理睬这位丝毫不会读空气的决斗者。









----------------------

啊,割草终于结束了

马上就可以让两位主角交手了,可喜可贺(个鬼)

关于我们的原创卡牌

在文中解说的话实在太长了,迫真说书,所以在正文后今后会稍微解释一下效果(虽然大概不会有人看)

【终焉的俱卢之野】

场地魔法

效果:① 只要这张卡在场地区存在,双方皆不能将卡片送往除外区

② 双方玩家一回合一次,自己的主要阶段可以选择支付当前一半的基本分或将场上/手卡共计两张卡片送往墓地,选择以下效果中的一个发动,双方不能发动对应这个效果的魔法、陷阱、怪兽的效果。

●从卡组检索一张1600防御以下的怪兽加入手卡后立即切洗卡组。

●从卡组检索一张陷阱卡加入手卡后立即切洗卡组,加入手卡的陷阱卡这回合不能盖放。

●对手减少1000LP。

【翼月之刃】

通常魔法

场上的【阿周那】xyz怪兽召唤时,可以从以下效果选择1个发动。
●从手卡将一张卡送去墓地。
●以自己场上1只有【阿周那】作为素材的「阿周那」XYZ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的攻击力直到回合结束时变成原本攻击力的2倍。
②:自己场上的「阿周那」XYZ怪兽把XYZ素材1个取除来让效果发动的场合,可以作为取除的XYZ素材的代替而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

【左右开弓者-阿周那】

R4 战士族L4x2  战士族 地 2500/2000

对方场上有4星以下的怪兽特殊召唤时,可以通过把这张卡1个XYZ素材取除,那些特殊召唤的怪兽破坏。这个效果1回合只能使用1次

有【阿周那】做素材时获得效果,一回合这张卡可以做两次攻击,并且在与战士族怪兽战斗的场合下,给予对方两倍的伤害

【虚弱的骰子】 陷阱 这个是捏他了恶魔的骰子这张卡

丢到全部手卡,并且跳过下一回合抽卡阶段进行投掷骰子,指定对方场上一只怪兽,这只怪兽的攻击力直到战斗阶段结束下降投掷出的点数x500.(所以说嘴欠哥要是投到6点迦哥就真的懵逼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迫真)

卡手就是卡手直说啦,狡什么辩咯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R_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